巧打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强奸2 制服诱惑_强奸2:制服诱惑_强奸2之制服诱惑

  這天晌午,更夫葛旺在傢補覺,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人闖進瞭屋。他起身一看,原來是街面上的混混王五。

  “五爺,有事?”葛旺不愛搭理這路人,但不敢明說。

  “嗯。”王五哼哼著說,“有點兒事要你幫忙。”

  葛旺想瞭想,說:“我就一打更的,能幫您啥忙?”

  王五回身把門帶上,湊到葛旺跟前說:“今晚巳時,我要在翰軒胡同談一樁買賣。你打更路過胡同口,要是看見巡警查夜,就給我透個信,拜托瞭!”說著掏出錢塞給葛旺,數目不小。

  葛旺雖然犯著困,腦袋可不迷糊,剛想拒絕,隻見王五掀開衣襟,露出別在腰間的快刀。

  葛旺頓時嚇得清醒瞭,支支吾吾道:“行是行……可我不能出瞭上差的范圍,除瞭更號,也不能喊別的。這信兒,該怎麼透?”

  王五思索片刻,說:“這樣吧,到瞭巳時,你照常打巳時的更點,但若遇見巡警,就改喊午時的……午時的更號是啥?”

   “平安無事嘍!”

  “好!隻要更點打得準,大長的夜,應該沒人留意更號子,就遮過去瞭。這其中的彎彎繞,隻有咱們知道。”王五交代完,把錢留下,臨走又故意拍瞭拍腰裡的刀。

  這下,葛旺徹底睡不著瞭,便想上街遛彎來化一化心事,可越走越想,越想越覺得忐忑。魂不守舍中,他還不小心撞到瞭人,抬頭一看,竟然是警局的巡官馮安。葛旺連忙作揖賠不是。

  馮安和顏悅色地道:“老葛,大白天的不在傢補覺,夜裡上差能有精神?”不待葛旺接話,馮安又笑著說,“老葛,心裡有事兒吧?跟兄弟說說,看能幫你點兒啥?”

  葛旺緩過神來,琢磨著對方的話茬,說:“馮巡官,我瞅您今兒話可夠密,怕是有事吩咐吧?”

  “機靈!”馮安一跺腳,拉著葛旺進瞭旁邊的茶館,叫來一大桌菜,還親自為葛旺倒酒。

  “今晚午時,我要去翰軒胡同會個朋友,不想被別人看見,尤其不能讓我那幫弟兄知道!”馮安給葛旺夾菜,“我都琢磨好瞭,你路過胡同口打更,要是撞見巡警查夜,就給我報個信,把午時的更號喊成巳時的,我就知道該撤瞭。老葛,咱可都在吳次長的轄區當差,論著也算同僚。這個忙你得幫啊!”見葛旺訥訥地點頭,馮安滿意地笑瞭。

  一個翰軒胡同,王五要在巳時“談買賣”,讓葛旺遇見巡警查夜,別喊巳時更號“鎖好門窗,小心防賊”,喊午時的“平安無事嘍”;馮安則要在午時“會朋友”,也讓葛旺看見巡警就給信號,別喊午時的“平安無事嘍”喊巳時的“鎖好門窗,小心防賊”。

  背人無好事,葛旺唯一確定的是,這“談買賣”跟“會朋友”肯定都不是啥好勾當。一桌子平時吃不起的菜肴,他越嚼越苦……

  月上柳梢頭,轉眼就入瞭夜。葛旺上差瞭,他拎著銅鑼來到翰軒胡同,這條胡同有幾十傢住戶。

  巳時一到,葛旺邊敲鑼邊喊:“鎖好門窗,小心防賊。”更點配著更號,在寂靜的胡同裡回蕩。

  隻見王五身穿夜行衣,腰裡別著傢夥,帶領一幫人出現在胡同口,他們躡手躡腳,魚貫而入。看這架勢非偷即搶!葛旺心裡面恨自個兒,明明是防患於未然的更夫,倒成瞭賊子的信人。

  葛旺又假模假樣轉瞭一會兒,巳時已過,午時將至,街角人影晃動。馮安到瞭,他穿著筆挺的西服,還打瞭條領帶,鬼鬼祟祟地摸進瞭胡同。

  新的進去瞭,舊的還沒出來,葛旺有些著急。這時,對街過來兩個巡警,一身的酒氣,醉醺醺朝翰軒胡同走去。

  葛旺心說壞瞭,還真碰上瞭巡警查夜。他剛張嘴要喊,卻驀地一怔,這當口該怎麼喊?

  王五交代的是,遇見巡警,報信喊“平安無事嘍”,跟巳時的更號相沖;馮安則讓喊“鎖好門窗,小心防賊”,跟午時的更號相沖……隻因兩個時辰挨得近,就算有仔細的聽出錯來,也不會太過懷疑。葛旺吃瞭馮安的席,也收瞭王五的錢,就得給人辦事;可現在,無論幫哪個,都會坑瞭另一個,且這兩個,他誰也得罪不起!

  再看那倆巡警,居然挨傢挨戶敲門,查起夜來。葛旺趕緊走過去,扶著其中一人,打馬虎眼道:“長官,您喝高瞭,我送您回去吧,這兒有我呢。”

  “有你?有你就沒我瞭!”那巡警呼著酒氣,對葛旺說,“你們這些刁民,背地裡罵我們臭腳巡,不好好當差,就會湯事兒……今天讓你看看力度!”

  另一個巡警借著酒勁,連查瞭好幾傢,大有整間胡同翻個底兒掉的架勢,葛旺怎麼都勸不住。再不報信,那二位指定被堵個正著,可這信與信之間又犯著沖。葛旺急中生智,索性什麼更號都不喊瞭,手中鑼槌起落,“咣咣咣”打起瞭急急風─連更點也扔瞭!

  卻見胡同裡所有的人傢,不等巡警敲門,全都自己開瞭。

  “老葛,你丫打的什麼更!夜宵做瞭一半,正等著更點下料呢,成心搗亂是吧?”

  “我這兒剛聽牌,他那更點一亂,下傢說到點瞭要走,這不是坑人嗎!”

  “我爹的藥得按時辰煎,要是弄錯瞭,就賴你個死打更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