屠夫與劊子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8
  • 来源:强奸2 制服诱惑_强奸2:制服诱惑_强奸2之制服诱惑

  李順做劊子手之前,是個殺豬的。做瞭劊子手之後,他還是個殺豬的。

  原先哪,地面上處決人犯,要請外地的劊子手來砍頭,請的次數多瞭,算算車船費、餐飲費、禮品費、特支費什麼的亂七八糟加在一起,負擔也挺重,於是經研究瞭一下,決定從本地發展一個,扒拉來扒拉去,最終把殺豬的李順列為最佳人選。

  李順起初也不願意,可經不住勸哪,縣衙做師爺的張赫宣,找到李順說:趕往後,龍山街、虎山街、鳳凰街、麒麟街的豬肉全歸你獨傢供給,你感覺美不美?

  ——感覺美不美?李順感覺挺美,於是就點瞭頭,做瞭劊子手。

  李順第一次行刑,畢竟砍的是人,不是豬,心裡很是有些緊張。

  被砍頭的人犯也滿頭是汗。李順勸他別緊張。人犯說我主要是怕你頭一次上場,你太緊張砍不好我的頭,我跟著受罪啊!

  李順就生瞭氣,將鬼頭刀刷一下砍下去,然後捧著滾在地上還會眨巴眼的人頭喊:奶奶的,你看我緊張嗎?

  所以說,李順的出名,不是豬殺得好,而是因為人頭砍得好。

  其實做劊子手,活兒不忙。要是忙,成天價砍人頭,那不麻煩啦?但不管怎麼說,看著咕嚕嚕滾地的人頭,李順在心理上,或多或少還是受些影響的。

  師爺張赫宣,常拎來一壺酒,李順燉上點豬下貨,兩人湊一起喝。當然也不喝多,微醺最好,一壺酒,剛好夠瞭。喝酒當然要聊天拉呱啦,比如昨兒個被砍頭之人,生前犯瞭啥事兒,做瞭哪些孽,害過哪些人……諸如諸如。

  經張赫宣這麼一說,李順心裡就能敞亮一些。覺得張赫宣這人,不錯。

  張赫宣是個和善人,臉上愛掛笑,路上走著,看到需要幫助的人,總愛援把手,遇到乞討的老人和小孩,也願丟下個一枚二枚的銅板……人人都說張師爺是個好人。

  但好人未必有好報。張赫宣的女兒,犯瘋癲,把張赫宣的臉上抓出傷來。張赫宣喝酒的時候責問自己上輩子做瞭什麼孽呢?李順就開導他,勸慰些著五著六的話兒。

  到這個份兒上,說明兩人的交往,還行。

  李順殺豬,四條大街的肉都由他供給,不能不說賺瞭些錢。他惦念著張赫宣的好兒,總想報答一下。可張赫宣都拒絕,說其實我這是害你啊,害你當劊子手說不上媳婦……正聊著,窗外有人往屋子裡扔石頭,張赫宣就喊:閨女,一邊玩兒去!

  閨女叫紫薇,受瞭訓斥,瘋癲又犯瞭。張赫宣要送客,李順站起來,走到紫薇跟前兒瞪瞭她一眼,不知何故,瘋癲的紫薇頓時安靜下來……張赫宣和李順都很驚訝,李順走很遠瞭,張赫宣還喊李順、李順,今後要常來寒舍坐坐啊!

  打這往後,李順就經常到張赫宣傢裡來,見著李順,紫薇就變得很安靜。李順自嘲身上有殺氣,把人給嚇著瞭。張赫宣卻說非也非也,這說明咱們相識真是有緣啊!……李順聽瞭,臉上笑笑,心裡卻在想別的事兒。

  原來最近,李順又要行刑瞭。被砍頭的人叫馬飛,生前砍瞭好幾個打傢劫舍的土匪,被砍傷的土匪沒咋地,馬飛最終卻被砍瞭頭。李順敬重這樣的人,於是沒讓馬飛遭罪,抽冷子一刀砍飛瞭他的頭……罪不至死啊,卻怎麼會死呢?李順不明白。

  張赫宣低頭說喝酒喝酒,官場上的事兒,莫問莫問。

  翌年秋,張赫宣卻要被砍頭瞭。據說他身為師爺,做偽狀,捏造事實,害馬飛受冤致死。

  行刑之前,李順跟他湊瞭一頓酒,說點話兒。張赫宣還是說喝酒喝酒,官場上的事兒,莫問莫問。李順卻說:我要告訴你,你犯的事兒,是我向頂上告發的!

  張赫宣大笑著說:知道知道,我怎麼會不知道呢?

  張赫宣還說:我放心不下的,你知道是啥吧?

  李順說知道。張赫宣就喝盡碗裡最後一滴酒,笑著點點頭。

  張赫宣的頭就被李順砍掉瞭。

  偶然的機會,李順遇到瞭空和尚,會治瘋癲。精心治療下,紫薇病癥越來越輕,開完最後一副藥方,瞭空和尚遲疑老半天,才遞過去。李順臉上露出笑容,捧著藥方走瞭。

  窗外有菊花綻放,瞭空和尚就在菊花香裡悵嘆瞭一口氣。

  已是秋後瞭,李順拿瞭一壺酒,端瞭豬下貨,來到張赫宣墳頭上,像以前那樣湊酒喝。左一杯右一杯,喝到微醺時,李順說紫薇的病治好啦,承諾你的事兒,我也辦完啦,沒心事啦,你莫要著急,我現在就來找你……說完,抽出鬼頭刀朝脖子上一砍。

  李順的頭就咕嚕嚕滾瞭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