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心作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  • 来源:强奸2 制服诱惑_强奸2:制服诱惑_强奸2之制服诱惑

    有一年,洛陽遭瞭大旱,莊稼顆粒無收,一時間城內城外饑民遍地,到處是一片哀號聲,樹皮、草根,都成瞭充饑之物。
    洛陽城裡有一個叫郭環的大財主,他傢裡有口深井,寬達三丈,深不可測,每天可取百多擔水,但自從幹旱以來,他怕難民搶水,就命人給井加瞭一個大蓋,還令傢人到處散佈消息,說自傢的井枯瞭。
    郭環傢財萬貫,但年近半百瞭,膝下卻無一男半女,雖然他有幾房夫人,又長年燒香拜佛,怎奈幾個肚子就是不見動靜。
    這天,夫人們又去廟裡求來瞭簽,郭環一看,是個中平簽,道是:"子息相關善心緣,枯木逢春運來轉,廿年恩怨瞭結時,天降甘霖夢得圓。"大意是得子有望,但需廣結善緣。
    郭環看著簽文,尋思道:既然要廣結善緣,唯有起瞭井蓋、開瞭糧倉,接濟難民。
    於是,他便命傢人在城外搭瞭個十來丈長的粥棚,每天用井裡的水煮粥,施舍給難民們,一時間,他被難民們稱作"郭大善人".
    這天,郭環巡視粥棚,隻見炎炎烈日下,成百上千的難民井然有序地排著隊領粥,不由暗暗稱奇。
    管傢告訴他,前幾天,難民為瞭爭粥,時常互相廝打,幾乎要鬧出人命。後來不知哪裡跑來個小夥子,安撫難民,維護秩序,做得像模像樣兒的。郭環順著管傢所指望去,果然有
    一個衣衫破舊的小夥子,戴著一頂破帽子,跑前跑後地約束隊伍,直幹得大汗淋漓。
    郭環命人去喚小夥子過來,過瞭好久,小夥子才扭扭捏捏地走過來,卻不願抬頭。
    管傢介紹說:這位是歐陽春小兄弟,今年十八歲。郭環一驚,細細一看,隻見他臉上怒氣暗生,眉眼間似有幾分熟悉,就問:"小兄弟,歐陽敬明是你什麼人?"
    誰知歐陽春一聽這話,立刻淚如雨下,撒腿就跑……
    郭環見狀,很是驚訝,便一路尾隨歐陽春,隻見歐陽春來到一座破廟裡,地上躺著個老人,奄奄一息,歐陽春將一點稀粥往老人嘴裡送,老人把頭扭到一邊說:"我就是餓死,也不會吃郭環傢的一粒米……"
    歐陽春哭道:"爹已經六天沒吃東西瞭,既然爹不肯吃,那我明天也不去吃瞭!"
    "不行!如果你……你餓死瞭,誰……誰替我和你娘報仇?"
    父子倆正在爭執著,忽聽背後有人說道:"歐陽敬明,你還真小氣!二十年前你拐走瞭蕓香,我不跟你計較,你倒記恨起我來瞭!"說話的正是郭環,他尾隨著歐陽春一路跟來瞭。
    歐陽敬明看見郭環,捏緊拳頭,郭環掃視四周,說:"怎麼隻有你?蕓香呢?"
    歐陽春對著郭環怒目而視:"我娘早在十八年前就被你害死瞭!"
    郭環一愣,不由想起瞭二十年前的往事。
    那一年,郭環已成婚數年,夫人卻怎麼也生不出個一男半女,郭環無計可施,便差人選瞭吉日,要把丫頭蕓香納為小妾。不料,蕓香早就跟郭府的下人歐陽敬明好上瞭,兩人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私奔瞭。
    這一逃,郭環自然不會放過他們,一年後,他終於打聽到兩人的藏身之地,待郭環率人去追拿時,蕓香已經快要臨盆,卻隻好拖著有孕之身逃命,路上,蕓香拼盡最後一口氣生下孩子,就死在瞭歐陽敬明的懷裡。
    歐陽春說完真相,郭環懊悔不已,連連搖頭:"唉,怪隻怪我當年太小氣,早知道如此,我當年放你們一馬又如何?其實,我早就原諒你們瞭!"
    歐陽敬明聽瞭他的話,忽然仰天大笑,良久,他聲嘶力竭道:"郭環,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!"說完,他兩腿一伸,閉瞭眼,斷瞭氣。
    可憐歐陽春一下子成瞭孤兒,他不由失聲痛哭起來,這一哭哭得好傷心,呼天搶地的,卻不小心弄掉瞭頭上的破帽子,露出一頭青絲來,郭環不禁一呆:歐陽春竟是女兒身!
    郭環心中一轉:"枯木逢春運來轉",這不是應瞭簽文嗎?自己年近半百,沒有子女,形同枯木,碰上歐陽春,不正是"枯木逢春"嗎?
    他搶上前扶起瞭歐陽春,自責道:"你爹娘的死,我有大錯,這樣吧,他的後事我來料理。你呢。以後就住進我傢,也好有個照應。"
    歐陽春抬起一雙淚眼,怨恨地說:"你難道不怕我替爹娘報仇嗎?"
    郭環滿腦子想的都是那句簽文,哪裡聽得進去?他把歐陽春帶回瞭傢,命人服侍她沐浴更衣,等她再出來時,真叫人滿目生輝:好個難得一見的絕色女子!
    接著,郭環召來幾位夫人,把遇上歐陽春的經過一說,眾夫人也心領神會,紛紛給老爺道喜。
    第二天,眾夫人便帶著聘禮、簽文來到歐陽春房裡,把天賜良緣、榮華富貴之類的話對她一通好說。
    歐陽春聽罷,沉默瞭片刻,點瞭點頭,但請夫人們回稟,郭環必須先以半子的禮數給她父親披麻戴孝,厚葬歐陽敬明。郭環猶豫瞭一下,也答應瞭她的條件。
    一切辦妥,郭環就將歐陽春收作瞭第六房夫人。
    成婚那晚,郭環連酒都沒敢多喝,早早地來到瞭六夫人房裡。
    門一開,歐陽春背對著他,正對著銅鏡梳妝。她手捏牛角梳,微微顫抖,梳得又重又慢,好像在頭皮上犁地一般。她見郭環進來,回頭一笑,說:"老爺,桌上有碗參茶。是我親手泡的,您喝一口,待我梳妝好就過來。"
    郭環見歐陽春笑臉相迎自然很高興,他端起參茶剛要喝,不料歐陽春突然大喊一聲:"別喝!"
    郭環手一歪,"哐當"一聲,茶杯摔碎,茶水中冒出一股黑煙,有毒!
    郭環吃驚不小,再一看,隻見歐陽春已轉過頭去,繼續梳著頭,隻是越梳越慢,越梳越慢。
    郭環暗覺不妙,奪過她手中的梳子一看,隻見上面已經沾染瞭一絲絲黑血,梳子上也有毒!
    歐陽春見郭環發現瞭自己投毒的秘密,長嘆一聲,身子往後一倒,無奈地一笑:"最終你還是竹籃打水……"
    郭環顧不上跟她計較,忙大聲喊人找郎中,頓時府裡亂作一團。
    原來歐陽春女扮男裝混入粥棚,就是為瞭接近郭傢,但她心知自己一個弱女子,要報仇真是千難萬難。正巧郭環求子心切,向自己求婚,便假意答應,先讓他替自己的父親披麻戴孝,借機羞辱他一番,再偷偷下毒,拼個同歸於盡。她見郭環將要喝下毒茶,猛地想到郭環一死,難民可怎麼辦?這才大喊一聲。但她絕不願給郭環作妾,隻求一死瞭賬,早早和父母團聚。
    幸好歐陽春中毒不深,經過郎中的救治,慢慢地醒瞭過來,但她一心求死,不肯服藥,也拒絕進食,眼看她一天天消瘦下去,郭環十分心疼。
    這幾天,郭環思量舊事,不禁羞愧交加:當年蕓香因為不願為妾,鐵瞭心和人私奔,以至釀成瞭後來的慘劇,現在自己又逼人傢的女兒,萬一她真有個三長兩短,那豈不是又要鑄成大錯?
    郭環左思右想,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瞭。
    這天,他正在園中散步,忽然聽到後院傳來一陣喧嘩。原來,老管傢在街上見一個獵人在賣一隻剛出世的小狼崽,這狼崽還沒斷奶,很是可憐,於是買回傢,抹上點狗尿,把它悄悄地放進瞭狗窩,母狗居然真的給它喂起奶來。大夫人知道瞭,讓老管傢趕緊把小狼崽抱走,不料卻驚動瞭母狗,它撲上來搶回小狼崽,放在自己身邊,小狼崽也親昵地在母狗身上蹭來蹭去,顯然把它當作瞭自己的母親。
    郭環見此情景,忽然有瞭主意,他吩咐下人明天準備酒席,他要大宴賓客。
    第二天一早,親朋好友都來瞭,郭環又請來瞭族中尊長,鄭重其事地拉過歐陽春,當眾宣佈要認她為義女。
    眾人一聽都驚呆瞭,長輩們更罵郭環胡鬧,剛以半子的身份葬瞭歐陽春的父親,又三媒六聘娶她為妾,現在怎麼又改認義女瞭?眾夫人也都聽得稀裡糊塗的。
    隻有歐陽春大受震動,熱淚盈眶,她想不到自己如此侮辱郭環,他不但不記恨,反而處處為她著想,又見郭環跪在地上。向族中長輩坦陳,歐陽春本為故人之女,強行納妾有悖倫常,現在隻有將她認為義女,才能化解兩傢的恩怨。他說得頭頭是道,在情在理,大傢也不好再說什麼瞭。就這樣,郭環認下歐陽春做瞭義女。
    第三天午後,天突然陰瞭下來,很快就狂風大作,下起瞭傾盆大雨,旱情一下子緩解瞭,老百姓在雨中歡呼雀躍,載歌載舞。
    沒過多久,官府的大批救災糧也撥瞭下來,"郭環認女"的故事在當地傳為美談。郭傢對"天降甘霖"一事暗暗稱奇,一傢人從此和和睦睦地生活在一起,郭環和歐陽春始終以父女之情相待。
    半年後的一天,郭環正要出門,忽聽各房的、丫頭來報,說幾位夫人同時病倒瞭。
    郭環大驚,忙派人請來大夫,大夫給眾夫人把完脈後,連聲道喜,原來是幾位夫人同時懷孕瞭!
    其實,郭環認女、天降甘霖,兩件事全無相幹,碰到一處,純屬巧合。郭環過去為人吝嗇,斤斤計較,操心過度,傷瞭元氣,所以沒有子女。經過這一遭,他從此和氣待人,心也寬瞭,又加上歐陽春的悉心照料,身板直瞭,臉色也紅潤瞭,夫人們的肚子自然也"爭氣"瞭。
    數月後,郭環喜得二男一女,終於瞭卻瞭這樁心願。